欢迎光临浙江癌症生物治疗网(中心)
公告

案例分析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案例分析

案例:靶向和免疫联合治疗EGFR和KRAS共突变的晚期肺癌

 这是一名56岁的男性病人,患有慢性乙型肝炎、高血压和胃溃疡,主诉腹痛和厌食,半年之内体重减轻了10多公斤。

 

 

2016年10月 的PET-CT扫描显示左上肺有肿瘤病灶,双肺多发,有纵膈侵犯。

 

局部和远处淋巴结肿大,在脑部、肾上腺和骨骼中发现有疑似转移灶,病理诊断为晚期肺腺癌。

 

这名病人的癌胚抗原CEA高达477.7纳克/毫升,这个病人基因检测结果表明为EGFR和KRAS的同时突变,也就是同时有两个驱动突变,而且我们知道KRAS基因的激活突变,其实是没有特别好的治疗措施的。

这个患者 最开始使用EGFR的靶向药物 易瑞沙治疗 ,每日250毫克的剂量。皮下注射地诺单抗控制骨转移,每四周120毫克。

 

然而治疗3周后,血清CEA指标上升到800.3纳克/毫升,从这个CEA这个上升的指标看,易瑞沙显然没有控制住病情。

 

随后病人开始使用 联合治疗,每三周注射一次PD-1的纳武利尤单抗,剂量为每公斤体重2毫克。

 

每三周注射一次抗血管生成靶向药物贝伐单抗,剂量为每公斤体重4毫克。每天口服EGFR靶点的靶向药物特罗凯,剂量为150毫克。

 

2016年10月31日,病人血液CEA指标呈现显著下降。

 

2017年1月,在4个周期的疗程之后,PET-CT影像学检查显示病灶对治疗产生显著应答,肿瘤病灶明显缩小。

 

在2017年4月 再次确定治疗效果是明确的,可维持的。

 

上面这个病人相当于使用了 三种药物组合治疗,当然病人也很受罪,背部、胸壁和四肢都出现了湿疹,后面使用美沙酮和夫西地酸治疗获得了控制,完全消退。

 

该案例中的病人是一个比较常见的情况,也就是 EGFR敏感突变的情况下,同时出现了KRAS突变

 

KRAS基因一般是推荐下游的MEK抑制剂,但是效果往往不是很理想,但是KRAS基因突变的病人使用PD-1的获益还是挺高的。

 

但是往往有这么个难题,同时有EGFR和KRAS突变,那么几种药物组合使用是否真的有效果,副作用如何。

 

今天的这个案例给出了启示:

 

同时EGFR和KRAS突变,使用EGFR靶向药物、抗血管生成药物贝伐单抗、PD-1的纳武利尤单抗,有可能控制住病情,达到一个临床的获益。

 


参考文献:

Wu CK,et al., Targeted Therapy and Immunotherapy Lead to Rapid Regression of Advanced Non-Small Cell Lung Cancer with Multiple Driver Mutations. J Thorac Oncol. 2018 Jun;13(6):e103-e105.

 

 

我要提问:

提问标题:
病症描述:
 提问越详细,回答越精准!

版权所有:浙江癌症生物治疗网  地址:
邮编:310015  电话:13857162686  E-mail:oneinlove_1@hotmail.com
浙ICP备09025316号  技术支持:杭州赤虎科技有限公司
友情链接:杭州四维彩超|杭州展厅设计制作|杭州空间设计